青岛水灵汤泉商务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耿凤梅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8-10-19
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8)鲁02民终7246号

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鲁02民终7398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单丽丽,女,1982年4月16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胶州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焦文峰,平度平北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青岛大有同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平度市东阁街道办事处人民东路557号六楼603室。
法定代表人:田雪梅,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新良,山东天正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普刚,男,系该公司职工。
上诉人单丽丽因与被上诉人青岛大有同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有同人投资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山东省平度市人民法院(2017)鲁0283民初404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单丽丽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焦文峰,被上诉人大有同人投资公���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新良、王普刚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单丽丽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支持单丽丽的一审诉讼请求,判令大有同人投资公司支付单丽丽各项费用共计183579.83元;一、二审诉讼费由大有同人投资公司负担。事实和理由: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判决显失公平,应予撤销。一、2013年8月份单丽丽便在大有同人投资公司处、工作,至2015年年底,大有同人投资公司单方解除与单丽丽之间的劳动合同,双方因工作及补偿问题一直出于沟通协调状态,至2016年8月,大有同人投资公司在双方未协商一致的情况下,单方私自停止为单丽丽缴纳社会保险和公积金。大有同人投资公司的种种做法完全表明了大有同人投资公司单方解除与单丽丽之间的劳动合同的行为。为此,大有同人投资公司应当支付单丽丽应得的各项费用。二、单丽丽所提供的各项证据皆能证明单丽丽的主张,一审法院仅凭单丽丽在诉状中所出现的一个“欲”字,便认定双方的劳动关系尚未解除,属于断章取义,混淆视听。同时,大有同人投资公司所提交的电子邮件、手机短信、特快专递等所谓证据,单丽丽对此并不知情,也从未收到过,大有同人投资公司对此应当负举证责任。而一审法院却对此视而不见,认定大有同人投资公司已履行了谨慎的告知义务,并认定单丽丽拒绝回公司上班,大有同人投资公司未提供单丽丽拒绝回公司上班的依据。大有同人投资公司私自停缴单丽丽社会保险、停发工资,违反法律规定。三、单丽丽提交的公司董事长田雪梅及相关领导的录音通话内容,皆能反映出大有同人投资公司单方解除与单丽丽之间的劳动合同的事实。即便确认单丽丽与大有同人投资公司自2013年8月至2016年9月20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也并不能否认大有同人投资公司单方解除与单丽丽之间劳动合同的事实。因此,单丽丽的诉请合情合理、于法有据。
大有同人投资公司辩称,一审判决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单丽丽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大有同人投资公司支付单丽丽2015年12月份工资及年度奖金9389.65元、2016年1月至同年9月份工资51297.3元、经济补偿金22798.8元、赔偿金45597.3元、社会保险费19384元、公积金13600元、带薪年休假工资11792.48元、降温费920元、高温费(取暖费)400元、油费补贴8400元,共计183579.83元;2、本案诉讼费由大有同人投资公司负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3年8月,单丽丽到大有同人投资公司从事人力资源管理工作,双方第一次签订了期限为一年的劳动合同,2014年9月1日,双方第二次签订了劳动合同,合同约定:期限自2014年9月1日起至2019年8月31日止,工作地点为平度,工资标准为6970元/月。大有同人投资公司为单丽丽缴纳社会保险费至2016年7月份。
单丽丽工作至2015年12月份,之后再未回大有同人投资公司工作。在仲裁庭审中,双方认可大有同人投资公司欠单丽丽2015年12月份工资3829.65元。
2016年9月23日,单丽丽向平度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1、确认其与大有同人投资公司自2013年至今存在劳动关系;2、裁决大有同人投资公司支付其2015年12月份工资及年底奖金9389.65元、2016年1月至2016年8月份工资45597.6元、赔偿金34198.2元、社会保险费19384元、公积金13600元、带薪年休假工资11792.48元、降温费920元、高温费(取暖费)400元、油费补贴8400元、2013年至2016年9月20日的休息日和节假日加班费20000元;3、裁决大有同人投资公司为其办理失业手续。2017年2月1日,平度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平劳人仲案字[2016]第893号裁决书,裁决:一、单丽丽与大有同人投资公司自2013年8月至2016年9月20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二、大有同人投资公司于裁决时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单丽丽2015年12月份工资3829.65元、带薪年休假工资差额2620元,以上共计6449.65元;三、驳回单丽丽的其他仲裁请求。单丽丽不服该仲裁裁决,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
一审期间,单丽丽提交以下证据:一、就业登记花名册,证明其在大有同人投资公司任人事经理职务,属于中层干部;二、其与大有同人投资公司的董事长田雪梅、总经理江镇学的录音资料,证明单丽丽系因大有同人投资公司单方要求解除劳动关系才没有进行工作的事实,不存在大有同人投资公司所说的旷工行为,同时证明因大有同人投资公司的单方解除劳动关系,双方协商的要求经济补偿等费用的过程。大有同人投资公司质证认为:对于田雪梅的录音资料,田雪梅不是直接处理与单丽丽劳动关系的人员,录音资料内容也体现出由总经理江镇学处理,从内容来看是协商过程,而不是辞退以后的协商过程,田雪梅并没有认可双方已经解除合同的事实。关于江镇学的录音资料,从内容来看,江镇学并没有认可公司将单丽丽辞退的事实,单丽丽主张公司将其辞退没有事实依据。
大有同人投资公司提交以下证据,证明单丽丽主张公司将其辞退的事实不存在。一、2015年12月份至2016年3月份的考勤表,证明单丽丽自2015年12月21日起没有上班至今;二、电子邮箱的截图十一份,证明从2016年3月份起通过电子邮件十一次通知单丽丽回公司上班;三、手机短信通知截图,证明从2016年3月份起通过短信形式八次通知单丽丽回公司上班;四、特快专递七件,证明向单丽丽发了七次特快专递通知单丽丽上班,单丽丽均拒收。大有同人投资公司当庭说明,该七份特快专递带到法庭之前均未启封,现在当庭启封。单丽丽质证认为:对大有同人投资公司提交的四份证据皆有异议。考勤表结合单丽丽提交的录音材料及相关证据恰恰证实了大有同人投资公司辞退单丽丽,致使单丽丽不能工作的事实。单丽丽均未收到电子资料、手机短信通知和特快专递,大有同人投资公司应当提交证据证明单丽丽收到上述通知的事实,上述证据不能证明大有同人投资公司的主张。经一审法院审查,大有同人投资公司提交的电子邮箱的截图、手机短信通知截图和特快专递通知主要内容是通知单丽丽回公司上班,最后一次系通知单丽丽公司从2016年8月份开始为其停缴社会保险费和公积金。
单丽丽主张其从2003年大学毕业后开始工作,但是其提交的与其他单位签订的四份劳动合同载明其从2009年6月1日开始连续工作。
一审庭审中,双方均认可单丽丽为大有同人投资公司停止工作前12个月的月平均工资为5500元。
一审法院认为,双方对入职时间2013年8月均无异议,对该事实一审法院予以确认,即双方之间自2013年8月起建立劳动关系。
关于双方之间的劳动关系是否解除问题。从单丽丽提交的民事诉状可以看出,单丽丽也自认双方的劳动关系尚未解除,双方现处于就劳动合同的解除和补偿问题进行协商阶段。通过庭审调查,大有同人投资公司对单丽丽自认的事实也不持异议。单丽丽否认已收到或者看到大有同人投资公司通过电子邮件、手机短信多次给其发送的通知,但没有提交证据证明电子数据没有到达其邮箱和手机,另外,大有同人投资公司还通过特快专递多次向单丽丽邮寄通知,但单丽丽均无故拒收。综上,对大有同人投资公司提交的通知的证明力,一审法院予以确认,可以作为本案认定事实的依据。大有同人投资公司已履行了谨慎的告知义务,在单丽丽拒绝回公司上班的情况下,大有同人投资公司为单丽丽停缴社会保险费,并不违背法律规定,大有同人投资公司的行为也并不意味着双方劳动关系解除,或者系大有同人投资公司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综上,一审法院确认双方之间的劳动关系并未解除。因双方对仲裁结果第一项均未提���诉讼,视为对仲裁裁决的认可,故一审法院确认单丽丽与大有同人投资公司自2013年8月至2016年9月20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
单丽丽无证据证明大有同人投资公司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因此,其要求大有同人投资公司支付赔偿金,一审法院不予支持。因双方之间的劳动关系尚未解除,单丽丽要求大有同人投资公司支付经济补偿金,不符合法律规定,一审法院不予支持。因单丽丽在2016年1月至同年9月份期间没有为大有同人投资公司提供劳动,其要求大有同人投资公司支付该期间的工资,一审法院不予支持。单丽丽要求大有同人投资公司支付其社会保险费、公积金、取暖费、油费补贴,均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劳动争议案件的范围。
双方对欠发2015年12月份工资3829.65元的事实无异议,单丽丽要求大有同人投���公司支付,一审法院予以支持。年终奖属于奖励范畴,总体来说,年终奖的发放属于用人单位自主管理的范畴,用人单位有权自主决定年终奖发放的条件、数额、时间等具体事宜。本案中,单丽丽没有提交证据证明大有同人投资公司已发放了2015年度年终奖及发放对象、发放标准、享受年终奖的条件,因此,其要求大有同人投资公司支付2015年度年终奖,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企业职工带休年休假实施办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令第1号)第三条规定:职工连续工作满12个月以上的,享受带薪年休假。第四条规定:年休假天数根据职工累计工作时间确定。职工在同一或者不同用人单位工作期间,以及依照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国务院规定视同工作期间,应当计为累计工作时间。第五条规定:职工新进用人单位且符合本���法第三条规定的,当年度休假天数,按照在本单位剩余日历天数折算确定,折算后不足1整天的部分不享受年休假。前款规定的折算方法为:(当年度在本单位剩余日历天数÷365天)×职工本人全年应当享受的年休假天数。第十一条第一、二款规定:计算未休年休假工资报酬的日工资收入按照职工本人的月工资除以月计薪天数(21.75天)进行折算。前款所称月工资是指职工在用人单位支付其未休年休假工资报酬前12个月剔除加班工资后的月平均工资。在本用人单位工作时间不满12个月的,按实际月份计算月平均工资。《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514号)第三条规定:职工累计工作已满1年不满10年的,年休假5天;已满10年不满20年的,年休假10天;已满20年的,年休假15天。年休假国家法定休假日、休息日不计入年休假的假期。第五条第三款规定,单位因工作需要不能安排职工休年休假的,经职工本人同意,可以不安排职工休年休假。对职工应休未休的年休假天数,单位应当按照该职工日工资收入的300%支付年休假工资报酬。本案中,单丽丽提交的证据证明其从2009年6月1日开始连续工作,到2014年7月止,其在大有同人投资公司处工作满一年后可以享受带薪年休假累计工作时间不满10年,应当享受年休假5天;至2015年12月份止,单丽丽共应享受带薪休假7天;大有同人投资公司没有提交证据证明其已安排单丽丽休带薪年休假或者向单丽丽支付了带薪年休假工资差额,故其应当向单丽丽支付带薪年休假工资差额3540.23元(5500元/月÷21.75天×7天×2)。
《关于调整企业职工夏季防暑降温费标准的通知》(鲁劳社[2006]44号)第一条规定:从事室外作业和高温作业人员每人每月120元,非高温作业人员每人每月80元,全年按6月、7月、8月、9月4个月计发。自2015年8月1日起开始执行的《关于调整企业职工防暑降温费标准的通知》(鲁人社发[2015]45号)规定,企业在岗职工夏季防暑降温费标准为,从事室外作业和高温作业人员每人每月200元,非高温作业人员每人每月140元,全年按6月、7月、8月、9月4个月计发。本案中,大有同人投资公司没有提交证据证明其已向单丽丽支付了2013年8月至2015年的夏季防暑降温费,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单丽丽要求大有同人投资公司支付,一审法院予以支持,综上,大有同人投资公司应当支付单丽丽夏季防暑降温费920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七条、第三十条、第四十六条、第八十七条,《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力资源和社会���障部令第1号)第三条、第五条、第十一条,《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514号)第三条、第五条,《关于调整企业职工夏季防暑降温费标准的通知》(鲁劳社[2006]44号)第一条,《关于调整企业职工防暑降温费标准的通知》(鲁人社发[2015]45号),《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一审判决:一、单丽丽与青岛大有同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自2013年8月至2016年9月20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二、青岛大有同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给单丽丽2015年12月份工资3829.65元、带薪年休假工资差额3540.23元、夏季防暑降温费920元,共计8289.88元;三、驳回单丽丽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0元,由青岛大有同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大有同人投资公司提交银行转账凭证一份,欲证明大有同人投资公司于2018年9月30日向单丽丽转账支付一审判决第二项判决的工资、带薪年休假工资、防暑降温费共计8289.88元。单丽丽质证称,经当庭查询,其确实收到了该笔款项,但认为该款项是大有同人投资公司在单丽丽不知情的情况下支付的,只是其欠付单丽丽工资的一部分,并不是其应支付单丽丽各项待遇的全部。经审查,该证据真实有效,本院予以采信。
经本院审理查明,经本院释明,单丽丽主张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理由是大有同人投资公司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大有同人投资公司称双方未解除劳动关系。本院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一致。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单丽丽主张大有同人投资公司违法解除劳动合同,但单丽丽提交的其与相关人员的QQ聊天记录和短信,看不出大有同人投资公司有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的意思表示;大有同人投资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管理人员在与单丽丽的通话或对话录音中,并未明确作出辞退单丽丽的意思表示,单丽丽亦未提交大有同人投资公司已作出与其解除劳动合同的书面材料或电子文件;且大有同人投资公司在单丽丽正常工作至2015年12月的情况下继续为单丽丽缴纳社会保险费至2016年7月,大有同人投资公司亦表示双方未解除劳动关系,单丽丽对大有同人投资公司违法解除劳��关系的主张未提交有效证据予以证明,其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本院对单丽丽关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主张不予支持。
单丽丽在大有同人投资公司正常工作至2015年12月下旬,之后再未向大有同人投资公司提供劳动,在此情况下,单丽丽主张2016年1月至2016年9月期间的工资,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单丽丽主张2015年度奖金,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单丽丽主张的社会保险费、公积金、取暖费、油费补贴,不属于人民法院劳动争议案件的受理范围,本院不予处理。一审已支持单丽丽相应的未休年休假工资,对其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单丽丽的上诉请求不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处理结果并无不当。因大有同人投资公司在本院二审期���已主动履行一审判决第二项确定的金钱给付义务,故本院依法对该判项予以撤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山东省平度市人民法院(2017)鲁0283民初4047号民事判决第一项;
二、撤销山东省平度市人民法院(2017)鲁0283民初4047号民事判决第二、三项;
三、驳回单丽丽的上诉请求;
四、驳回单丽丽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共计20元,由上诉人单丽丽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徐 明
审判员 王化宿
审判员 齐 新

二〇一八年十月十二日
书记员 于遨洋
书记员 吴苗苗
Copyright © 2018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备案:鲁新网201653205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媒体资源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