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服鹏、青岛天普阳光饲料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8-10-22
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8)鲁02民终7405号

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鲁02民终7405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衣服鹏,男,1993年10月15日出生,汉族,住青岛市李沧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成海,北京市盈科(青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青岛天普阳光饲料有限公司,住所地平度市云山镇驻地。
法定代表人:史效华,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孙良栋,平度城德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上诉人衣服鹏因与被上诉人青岛天普阳光饲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普阳光饲料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山东省平度市人民法院(2018)鲁0283民初140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上诉人衣服鹏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成海,被上诉人天普阳光饲料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孙良栋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衣服鹏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确认;一、二审诉讼费由天普阳光饲料公司负担。事实和理由: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衣服鹏提交的银行交易明细上在“备注/附言”一栏中有“青岛天普阳光饲料有限公司”及“青岛天普”字样。在对方“账号和户名”一栏中均标注为“王兴旺”。再根据一审法院调取的天普阳光饲料公司的工商登记资料显示:王兴旺自2018年4月28日任天普阳光饲料公司的董事兼总经理。王兴旺在农业银行的62×××61账户的交易明细显示,王兴旺与多名自然人及天普阳光饲料公司有账务往来,其中包括衣服鹏。这充分证明王兴旺在被提拔为总经理之前是代表天普阳光饲料公司从事各项业务及发放工资,衣服鹏与天普阳光饲料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二、天普阳光饲料公司在一审庭审提交的工资表和考勤表,衣服鹏对其真实性有异议,怀疑是天普阳光饲料公司在同一时间伪造的,不是连续几个月不同时间形成的原始记录,当场要求对字迹形成时间进行鉴定。天普阳光饲料公司承认是事后形成的,因此该证据是假证据、为无效证据。综上所述,天普阳光饲料公司没有证据推翻衣服鹏举证的证据,根据劳动争议案件对劳动关系的确认由用人单位适用举证责任倒置的原则,天普阳光饲料公司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本案依法应当确认衣服鹏与天普阳光饲料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
天普阳光饲料公司辩称,一审判决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天普阳光饲料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依法判令双方自2016年11月1日至2017年1月18日不存在劳动关系;2、本案诉讼费用由衣服鹏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7年9月7日,衣服鹏向平度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1、确认衣服鹏与天普阳光饲料公司自2016年11月1日至今存在劳动关系;2、天普阳光饲料公司支付衣服鹏未签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6000元。平度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17年10月25日,作出平劳人仲案字[2017]第484号裁决书,裁决:1、衣服鹏与天普阳光饲料公司之间自2016年11月1日至2017年1月18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2、天普阳光饲料公司于裁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付给衣服鹏未签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6000元;3、驳回衣服鹏的其他仲裁请求。天普阳光饲料公司不服该裁决,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
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一审法院认定如下:天普阳光饲料公司称双方自2016年11月1日至2017年1月18日不存在劳动关系,并提交工资表和考勤予以证明。衣服鹏称存在劳动关系并提供银行交易明细予以证明。天普阳光饲料公司否认衣服鹏提交的交易明细中所载打款人王兴旺为天普阳光饲料公司工作人员,称该交易明细与天普阳光饲料公司没有关系。
一审法院调取天普阳光饲料公司的工商登记资料显示:王兴旺自2018年4月28日担任天普阳光饲料公司的董事兼总经理。一审法院调取的王兴旺在中国农业银行编号为62×××61的账户的交易明细显示,王兴旺与多名自然人及天普阳光饲料公司有账务往来,其中包括衣服鹏。衣服鹏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称该证据可以证明王兴旺于2018年4月28日被提拔为天普阳光饲料公司总经理,其之前的各种业务和发工资行为均是代表天普阳光饲料公司的职务行为,双方之间存在劳动关系。
一审法院认为,天普阳光饲料公司称衣服鹏与其公司2016年11月1日至2017年1月18日不存在劳动关系,并提交工资表和考勤予以证明。一审法院调取的工商登记资料和农业银行打款明细显示王兴旺自2018年4月28日起成为天普阳光饲料公司的董事兼总经理,此前王兴旺是否为天普阳光饲料公司的工作人员,衣服鹏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在仲裁和庭审中,衣服鹏没有提供作为天普阳光饲料公司职工应当拥有的工作服、企业标志,入职天普阳光饲料公司的方式及接待人员、工资待遇、入职地点、工资发放等相关情况,也没有提供与其共事的其他人员的情况,其提供的一份农业银行的交易明细,虽然标有“青岛天普阳光饲料有限公司”或“青岛天普”字样,但没有注明系工资,且王兴旺既与诸多的自然人有多笔交易,又与天普阳光饲料公司有交易,结合天普阳光饲料公司的公司章程和工商登记变更信息,不能确定2016年11月1日至2017年1月18日期间王兴旺系天普阳光饲料公司的工作人员,故仅凭一份农行的交易明细不足以认定衣服鹏与天普阳光饲料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天普阳光饲料公司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的规定,一审判决:一、青岛天普阳光饲料有限公司与衣服鹏自2016年11月1日至2017年1月18日不存在劳动关系;二、青岛天普阳光饲料有限公司不支付衣服鹏未签劳动合同两倍工资差额6000元。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收取5元,由衣服鹏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未提交新证据。
经审理查明,本院查明的事实与一审一致。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衣服鹏主张自2016年11月1日起与天普阳光饲料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其提交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无天普阳光饲料公司法定代表人或有授权的公司管理人员的签字,无法证明该认定书上相关人员的签字系代表天普阳光饲料公司的职务行为;根据一审依法调取的相关工商登记材料显示,向衣服鹏的银行账户转账的王兴旺自2018年4月28日起才担任天普阳光饲料公司的董事兼总经理,衣服鹏未提交证据证明王兴旺在2018年4月28日之前系天普阳光饲料公司的工作人员;王兴旺在转账“摘要/附言”中备注的“青岛天普”、“青岛天普阳光饲料有限公司”字样,未获得天普阳光饲料公司的授权,天普阳光饲料公司对此亦不予认可,无法据此认定王兴旺向衣服鹏转账支付款项的行为系代表天普阳光饲料公司的职务行为。综合以上分析,衣服鹏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与天普阳光饲料公司自2016年11月1日起存在劳动关系,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本院对其该项主张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衣服鹏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衣服鹏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徐 明
审判员 王化宿
审判员 齐 新

二〇一八年十月二十二日
书记员 于遨洋
书记员 吴苗苗
Copyright © 2018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备案:鲁新网201653205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媒体资源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