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显珍与周遵刚、徐晓丽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8-10-22
即墨市人民法院 (2018)鲁0282民初8110号
山东省青岛市即墨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鲁0282民初8110号
原告孙显珍,男,1960年7月5日生,汉族,住:即墨区。
委托代理人周学敬、于周波,即墨皋玉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周遵刚,男,1983年3月24日生,汉族,住即墨区。
被告徐晓丽,女,1982年11月17日生,汉族,住即墨区。
委托代理人周遵刚,男,1983年3月24日生,汉族,住即墨区通济街道办事处小李村西区**号。
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住所地:青岛市崂山区苗岭**号*号楼。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70200264577049G。
负责人黄渭,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杨春,该公司员工。
原告孙显珍与被告周遵刚、徐晓丽、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于2018年8月14日向本院起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姜永收适用简易程序于2018年9月1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孙显珍委托代理人周学敬、被告周遵刚并代理被告徐晓丽、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委托代理人杨春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孙显珍诉称,2017年4月23日11时10分,被告周遵刚驾驶鲁B×××××号轿车沿华山一路由北向南行驶至张家西城村口处左转弯,遇原告孙显珍驾驶二轮摩托车沿华山一路由南向北直行,鲁B×××××号轿车右前侧与孙显珍驾驶的二轮摩托车头相撞,造成两车受损、原告受伤的道路交通事故。经即墨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被告周遵刚负事故全部责任,原告孙显珍无事故责任,特具状起诉,请求法院判决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74127.69元,残疾辅助器1650元(150元×11次),伙食补助费1500元(15天×100元),后续治疗费10000元,护理费18000元(120元×150天),误工费36540元(210天×174元),伤残赔偿金132092.8元(47176元×20年×14%),交通费500元,鉴定费3640元,精神抚慰金2000元,摩托车维修费800元,共计280850元。
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辩称,鲁B×××××号车在我公司投有交强险及50万元商业险及不计免赔。在无免赔拒赔情形下,我公司在保险赔偿限额内赔偿原告的合理损失。精神损失、鉴定费等不同意赔偿。
被告周遵刚、被告徐晓丽辩称,徐晓丽是鲁B×××××号的车辆所有人,周遵刚是该车的驾驶员,二人系夫妻关系。该车在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投有交强险及50万元商业险及不计免赔,原告损失应由保险公司先行赔付。
经审理查明,2017年4月23日11时10分许,被告周遵刚驾驶鲁B×××××号轿车沿华山一路由北向南行驶至张家西城村口处左转弯,遇原告孙显珍驾驶二轮摩托车沿华山一路由南向北直行,鲁B×××××号轿车右前侧与孙显珍驾驶的二轮摩托车头相撞,造成两车受损、原告受伤的道路交通事故。经即墨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被告周遵刚负事故全部责任,原告孙显珍无事故责任。
原告孙显珍于事发后即被送往即墨市人民医院治疗,其伤诊断为:1、髋臼骨折(左);2、肋骨骨折(左);3、液气胸;4、腓总神经损伤(左);5、皮肤挫伤(左髋部);6、脑挫裂伤;7、枕骨骨折(左)。住院治疗15天。出院医嘱:1、卧床休息3个月,3个月内患肢勿负重,何时负重门诊复查后书面告知;2、继续给予营养神经等系统治疗,根据恢复情况,进一步治疗,必要时手术治疗;3、每周骨外科门诊复查,不适随诊;4、1周内脑外科门诊复查。后原告到该院及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01医院复查多次。原告上述治疗共支付医疗费73545.99元,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核定自费药为27977.02元。原告治疗期间由亲属曹其业护理。
原告提交即墨市通济办事处丰盛微型车配件商店营业执照、工作及工资证明、误工扣发工资证明、提交原告房权证复印件一份,证明原告从2004年12月29日起在即墨市即发2号宿舍楼3-102户居住,并从2013年3月起在即墨市通济办事处丰盛微型车配件商店工作,事故发生前日平均工资为200元。
2018年7月2日,本院依法委托青岛万方司法鉴定所对原告因本次交通事故所致身体损伤的伤残等级、误工及护理期限、后续治疗费、残疾辅助器具费进行了鉴定,该所作出的青万方司(2018)临鉴字第677号司法鉴定意见书一份,结论为:1、被鉴定人孙显珍交通事故致左下肢腓总神经损伤评定为十级伤残、肋骨多发骨折评定为十级伤残、左侧髋关节损伤评定为十级伤残;2、被鉴定人孙显珍护理期限为150天;3、被鉴定人孙显珍误工期限为210天;4、被鉴定人孙显珍后续治疗费为10000元;5、被鉴定人孙显珍残疾辅助器具需手杖1具(150元,使用期为2年)。为此原告支付鉴定费3640元。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对该鉴定不服,要求重新鉴定,因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要求重新鉴定的申请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七条之规定,本院依法不予重新鉴定。
另查明,被告徐晓丽是鲁B×××××号轿车登记车主,其丈夫被告周遵刚是事故发生时的驾驶员。事故发生期间该车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投保交强险、商业险50万元及不计免赔。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陈述、即墨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例、医疗费单据、医疗费用清单;青万方司(2018)临鉴字第677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费发票;原告提交的身份证、即墨市通济办事处丰盛微型车配件商店营业执照、工作及工资证明、误工扣发工资证明、提交原告房权证复印件;鲁B×××××号轿车保单复印件等在案佐证,并经当庭质证,本院予以采信。
本院认为,本次交通事故,经即墨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调查认定,被告周遵刚负事故全部责任,原告孙显珍不负事故责任,与本院查明事实相符,本院予以确认。原告系城镇居民,故其按城镇居民标准主张各项损失,本院予以支持。原告诉请的医疗费计算有误,本院予以纠正。原告主张的日护理费过高,本院按100元予以支持。原告主张的残疾器具费过高,本院酌情予以支持5次。原告主张的摩托车维修费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被告徐晓丽在本次事故中无责任,原告要求其承担赔偿责任,本院不予支持。经核定,本院依法确认原告的经济损失为医疗费73545.99元(自费药为27977.0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500元(15天×100元)、后续治疗费10000元、护理费15000元(100元×150天)、误工费36540元(210天×174元)、伤残赔偿金132092.8元(47176元×20年×14%)、交通费500元、残疾辅助器750元(150元×5次)、精神抚慰金2000元、鉴定费3640元,共计275568.79元。原告的医疗费73545.99元(自费药为27977.0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500元、后续治疗费10000元,共计85045.99元,由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交强险医疗费赔偿限额内赔偿10000元(自费药),余75045.99元,由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偿57068.97元(85045.99元-27977.02元),另余自费药17977.02元,由被告周遵刚负担。原告的护理费15000元、误工费36540元、伤残赔偿金132092.8元、交通费500元、残疾辅助器750元、精神抚慰金2000元,共计186882.8元,超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由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在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范围内赔偿110000元,余76882.8元,由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偿。鉴定费3640元,由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负担。综上,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应当赔偿原告经济损失257591.77元(10000元+110000元+57068.97元+76882.8元+3640元),被告周遵刚应当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7977.02元。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的关于鉴定费、诉讼费、精神抚慰金不应赔偿的辩解意见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孙显珍各种经济损失257591.77元(汇入原告孙显珍在中国银行即墨支行62×××10账户中)。
二、被告周遵刚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孙显珍各种经济损失17977.02元(汇入原告孙显珍在中国银行即墨支行62×××10账户中)。
被告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三、驳回原告孙显珍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513元,减半收取2756.5元,由原告负担52.5元,由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负担2528元(汇入原告孙显珍在中国银行即墨支行62×××10账户中),被告周遵刚负担176元(汇入原告孙显珍在中国银行即墨支行62×××10账户中)。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如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视为放弃上诉。
审判员  姜永收

二〇一八年十月二十二日
书记员  于海燕
附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一百一十九条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因误工减少的收入、残废者生活补助费等费用;造成死亡的,并应当支付丧葬费、死者生前扶养的人必要的生活费等费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第七十六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
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碰撞机动车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赔偿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
第十九条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赔偿义务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医疗费的赔偿数额,按照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实际发生的数额确定。器官功能恢复训练所必要的康复费、适当的整容费以及其他后续治疗费,赔偿权利人可以待实际发生后另行起诉。但根据医疗证明或者鉴定结论确定必然发生的费用,可以与已经发生的医疗费一并予以赔偿。
第二十条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
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
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
第二十一条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护理人员原则上为一人,但医疗机构或者鉴定机构有明确意见的,可以参照确定护理人员人数。护理期限应计算至受害人恢复生活自理能力时止。受害人因残疾不能恢复生活自理能力的,可以根据其年龄、健康状况等因素确定合理的护理期限,但最长不超过二十年。受害人定残后的护理,应当根据其护理依赖程度并结合配制残疾辅助器具的情况确定护理级别。
第二十二条交通费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交通费应当以正式票据为凭;有关凭据应当与就医地点、时间、人数、次数相符合。
第二十三条住院伙食补助费可以参照当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予以确定。受害人确有必要到外地治疗,因客观原因不能住院,受害人本人及其陪护人员实际发生的住宿费和伙食费,其合理部分应予赔偿。
第二十五条残疾赔偿金根据受害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或者伤残等级,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自定残之日起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受害人因伤致残但实际收入没有减少,或者伤残等级较轻但造成职业妨害严重影响其劳动就业的,可以对残疾赔偿金作相应调整。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六条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被侵权人或者其近亲属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Copyright © 2018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备案:鲁新网201653205鲁公网安备:37020202000005号
手机版| 媒体资源 | 关于信网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